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狂雲 | 18th Sep 2009, 15:11 | 讓爾心淺嘗 | (15 Reads)
起始:絕命崖 詩篇

上一回:絕命崖 無情火篇

續:

「哥,你覺得當時,我們這樣做,對嗎?」我問。

「法律,充滿著漏洞與缺憾。所以才能肥了律師這些種蟲子。我們當初這樣做,目的,是為了彌補法律的漏洞。」
「哥,你跟他一起掉下去時,還記不記得那情景?」

「...我絕不會原諒他,即使最後他用身體承接我。」

「他...」

「妹,不用為他生憐,本來,他就是自私。明知錯,還去錯,之後隨便做點東西就想得到原諒,恐怕是這個世上最異想天開的念頭。」

「他,怎也是我們的爸。」

「他,怎也不是我們會選的爸。」

「哥,到底你打算怎,在此以後。」

「我打算不認識你,你也快找過你的男友吧。到底,我也是罪犯。」

「不,我要你當我的男友。」

「不要任性,母親還認得我倆。雖然那個婆娘沒有加害我倆,但她也是見死不救。一個不盡母責的母親,恐怕她會跟我倆算賬。」

「不會。我已殺了她,之後因精神失常而失了憶。現在,我只是在寄養家庭。對了,為何你後期沒有接觸我,還會知我住在九龍?」

「時間。你告訴我出發,到你抵達的時間。」

「哦。你還是那麼不留餘地要把人看穿嗎?真是沒有變。」

「是你沒有變,動軌就要把人殺。」

「哈哈,那你可不要違我意思啊!我不允你愛別個,我要你此生只愛我。」

「唔,考慮考慮吧,你這麼可怕。」

「呀!你敢違抗我,你想死嗎?」
......




孩子有不能選擇的父母。

父母有不能選擇的孩子。


但他們也有一個選擇--對待對方的態度與方式。

有必要殺去曾施害你我的一切嗎?

也許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