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狂雲 | 17th Sep 2009, 17:56 | 讓爾心淺嘗 | (9 Reads)
起始:絕命崖 詩篇

上回:絕命崖 絕命崖篇

續:

「哦~(露出懷疑的目光)那你又為什麼會變成植物人,而我又為何會失去了記憶?」

「呀__」他撥開前方石壁的雜草,那裏刻有一首詩,題為絕命崖:

絕命崖:

絕命崖上亡命柴,
亡命柴點無情火,
無情火照斷情郎,
斷情郎命絕崖葬。

「哦,這首亂來的詩跟我們的經歷有啥關係?」

「有,因為是我刻的。」

「那什麼是亡命柴,又什麼是無情火?還有斷情郎又是誰?」在我質問,他眉頭緊鎖,臉容扭曲,雙手更大力把頭顱按壓...一個看似在面對記憶沖擊,但又記不起的痛苦樣子。

「呀____我記不起,不過腦中卻閃起那夜。當時,我倆以杧草為材,編織為戒,你我各一,取名亡命戒,戴在無名指上,記我倆當時為亡命天涯的一對小無猜。亡命柴,相信意指我倆。不過,我卻憶不起無情火何以會燃起,斷情郎又何以會命絕此地...」

「阿文__你不介意我這樣喚你吧_?」

「不介意。」

「好,阿文,記不起不要緊,不如我們先離開這裏,各自歸家,他日再相約,如何?」

「好,也好。」

我算是從他手中逃走了嗎?我沒有讓他知道我的姓名,亦未有告知他電話與聯絡方法,更沒有約定下次的見面時間地點。也許他剛從昏迷狀態恢復,又經歷失憶,所以才這樣彷彿,遺忘了取我的資料吧。

但,不久之後的一件事,證實我錯了,因為他真是一個奇才___噢!為何我會碰上一個這樣棘手一個人= =

我回到家後,我嘗試翻尋所有的照片與日記,翻尋人生失去的那段斷層。我發現,或許真如張圖文所道,我真的曾經在廿歲那年跟他邂逅,然後因某事失憶至今,因為那斷層就在廿歲。不過,這已是三年以前的事。難道他昏迷了三年?!

想到這,手機響起。

我拿起來聽,是他的聲音。

「喂,「有子生」(任子珊),明天十時出來山頂見好嗎?我好像又記起點東西。」

「不能啊,我明天約了朋友。還有,為何你會知我個花名,還有我電話?」

「你手上的是我電話,你的電話在我這邊。你明天那約會我幫你用SMS取消了,因為我剛才看到你朋友那確認的訊息,內容竟有你全名(奇怪吧!註定我吃硬你!)。」

「你...(破聲大罵:)死張圖文!你個下流卑鄙賤格人渣敗類!你給我聽好!你敢再碰本小姐的尊貴電話,本小姐要你明天不得好死!(有氣沒氣:)明天,十時正準時見,本小姐要你好看!再見!!!!」

我開始更肯定:張圖文真是一個「沒種的男人」!

真不解,為何我當初我會願意為他去跟家人反面,還跟他私奔...




這個晚上,我作了一個有他的夢,半夜驚醒,我還記得夢的內容。

夢中,我看到自己從崖邊跳下,然後遇到他。

我有更多的事想問他,但,不知為何心底又有著種莫名的不安。我開始懷疑自己應否去「記起」,著實,我倒有點想忘記...很討厭,這種納悶的感覺。







遺失的片段漸漸被重組,幕幕開始驚心...可能,忘記,會是一種幸福。

真相,也許比不上假象,更能讓人安心。

下一回:絕命崖 無情火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