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狂雲 | 6th Sep 2009, 09:52 | 值得回味 | (32 Reads)

一 直來,我也很羨慕那些「隨便一杯水也可以觀察一分鐘」的人(並不是他嗆了藥)。他們最令人嘆為觀止的,是還可以津津細述「這杯水」達十五分鐘或以上的時 間,而那周圍聽眾的靈魂更為他們所攝,為其一字一句,點頭微笑拍手。但為什麼他們就是如此地善於細味生活每個細處,而其他人卻不能的呢?

與他們攀談中,我有所發現。

與普遍人的交流中,多數人只會對自己的現況關心,以及只會進行官腔式的對答(可從一年僅得幾次的親戚探訪中體會到。),從問學業/工作、感情與生活近況,到探討名人家事中可見一斑。

所以要跟上年紀的同事約會,完全輕易駕輕就熟。一坐下,必然先來一句:「你近來怎?工作如何如何?我聽說你怎怎怎怎,又這這這這,似乎好好好好,又壞壞壞壞,看來要咁咁咁咁才行!」中段,當然就是就公司的人和事進行「抵死」(非常生動之解)的描述,用字越尖酸,描述越誇張,就越能逗得大家開心。不過,從交流中,你很難能找到仔細與明察的訊息,如架起惡臉的背後,又或惡臉的細微形態。

如:他一是不激動,但要是被窒到體無完膚,又無以還擊,那就好笑了!他兩眼眼白浮起紅筋血絲,鼓氣泡腮,雙耳通紅,兩片肥厚的紅脣半張半合,欲語還休,一個岔岔不服的樣子,完全一副再版八兩金的嘴臉。你沒親睹,BOBO還在他身後掩嘴半笑...

以上,你只會聽到:

「嘩!佢比人窒到呀~~!鴉哈!想講又講唔出個樣呀~~!鴉哈!你無睇見咋,BOBO個衰女匿o係後面o係度係咁偷偷笑...」

「嘩!他給人家嘲到~~!嘩哈!想講又講不出的樣子~~!嘩哈!你沒看見兒,BOBO那個女躲在後面偷偷笑個不停的樣子...」

原來,要視而得見,除了看以外,還要懂得描述。

你可以用畫,但更厲害的,是化為字句。

想想,在街上行人匆匆,車水馬龍。很少人留意到天空幻變的紫霞,他們只在顧盼人海中那條能擠身前進的道路。路上,沒有人敢在中間停留,因為人人分秒必爭地邁步,誰停下,就誰被擠到人群的腳下。但馬路中心,卻站著個少年。他不是因為想闖馬路而受困於車與車的狹道中,他是為了趕落霞。他舉起相機,對著泛紫泛紅的天空,又對著繁華都巿的五光十色。他身邊快車飛擦,但空間卻是靜止的...你看,這是什麼樣的街景?

又或,走過夜晚的佰麗大道,涼風昏燈,在百年細葉榕下,有匆匆歸返的上班族,有開開心心輕裝上陣的背囊客,也有一家大小樂也融融的自由行。在煙雲月半遮的夜色中,最享受此刻的不是走過此街的遊客,反倒是那個夠錢一醉的叫化...你看,這又是什麼樣的景象?

不遠談,就簡簡單單一杯水。除了那知足常樂與虛心有益的引用外,水即使單純地看它的本質,其實也有它獨特之處。試透過一杯簡簡單單的純水看對面的景象,很有趣吧,那是左右顛倒的。把食指插進去從側面看--噢!我的食指被切斷放大呢!把水拿到陽光下,隔著看,你就會明白這簡單的H2O是絕不比分子結構複雜的寶鑽遜色。

再文學一點的角度,去除一切科學的字眼,來看看杯水中的柔情,以及那晶瑩通透的迷人。你知道嗎?女人的心,其實一點也不像玻璃。反倒像杯水,那麼晶瑩通透,那麼可觸,卻無法摸透。很多人也話女人的心像玻璃一樣易碎,我卻認為女人的心像杯水一樣容易為不解溫柔的硬漢,或不懂惜玉的負心人,翻波,傾瀉。不過對於心意所屬的如意情郎,又是如何容易對他泛起一波波缺堤愛意...

原來一切的細心,也源自習慣的細緻描述...

對此,你點睇?

於此,你怎看?
︿_︿